消费金融 > 正文

财惠赚百亿家财3年没点完,十五载夫妻离婚天下知:行情来了,徐翔的爱情没了?

来源:    时间:2019-04-04 18:45:33

在这段柜员和客户 配资中国 的婚姻走到第十五年时,出现了bug。徐翔案的律师曾感慨,人生最重要的是家庭和自由。但是在游资江湖,一切都不会那幺纯粹和简单,婚姻亦如是。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铁马

···

有人问,股神是看基本面的多,还是看技术面的多?

铁马认为,股神们是看迷信面的比较多。

这是法院曾拍卖的一位股神的五辆豪车,股神虽然低调,但他五辆不同类型豪华车的内饰和座椅全部是大红色,且他在生活中十分厌恶绿色。


另外,因为奉信“遇水生财”,股神自己公司的名字都要带上“氵”,为求股市大火,股神还要在自己公司的名字里加上“灬”。

这个迷信的股神就是被现在许多股民奉为“圭臬”的徐翔。

今天就从股神发迹的地方,宁波解放南路说起吧……

1.

/ 炒股不识解放南,

便是神仙也枉然/

在十多年前的股市中,有许多顺口溜,例如:

“南雷北赵成绝响,人间不见短线王”。

“南雷北赵”指的是十年前在股市“呼风唤雨”的两位股评人,广州的雷立军和北京的赵笑云,在他们被监管部门作为“黑嘴”查处后,股市还一时有点“寂寞”。

直到宁波解放南路的游资浮出水面。

这个小组由四五个人组成,因操作思路相同而共同进退,人称“涨停板敢死队”。现在的资本江湖上对于“涨停板敢死队”流传多种说法。
铁马经过多方梳理发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结构是"3+1+1"。

“3”指的是徐海鸥、徐强、和一个神秘的吴姓男子。

另一个“1”叫做马信琪,传说他是徐强的表哥。此前也是在银河解放路营业部,并与其他三位并称“超短F”。关于马信琪最近的报道是,他又“杀”入了工业大麻和科创板影子股。

最后一个“1”,则出现在与银河证券解放南路一条马路之隔的银河证券和义路营业部。这位和义路营业部的高手,也就是前两天被证监会重罚4600万的舒逸民。

舒逸民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早年曾是浙江省国际象棋队的队员,常常代表宁波和浙江出战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的比赛,后来也被称为“棋坛股神”。

/ 总舵主小徐/

但是“涨停板敢死队”的总舵主却是年龄最小的小徐——徐强,关于小徐当年还有不少趣事。

1992年,上证指数增长了167%,然后在1993年4月和1994年7月之间下跌了大约75%。

在营业部经常会有人一夜暴富,又一夜返贫。

在这期间,小徐也很聪明,经常会去要几个叔叔阿姨的帐户操作,赚到钱了也不要提成,阿姨送他一个玉佩,他就天天带在胸前十分开心,阿姨们还亲切地喊他“强强”。

在这期间,不仅阿姨们对小徐喜欢得紧,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上班的一个营业员姑娘也和徐强看对眼了,当时营业员小姑娘比徐强小两岁,还不到20岁,小徐这时21岁左右,已经炒股五年了。

而阿姨们和柜员小姑娘喜欢的徐强,另一面却传说是黑势力团伙争抢的对象。

据本站报道,在谈及应莹的“压力是来自哪里”时,应莹回答:

有一部分压力来自于徐翔的一些朋友。这两年,徐翔的很多朋友都找到我。他们因为徐翔的案受到牵连,资产受到冻结至今也未能解封。我和徐翔都很内疚。

野马财经:《徐翔妻子应莹:徐翔近来情绪比较差,身体不是特别好》

前文也提到过,当年徐翔的私募处于一种大家给他“塞钱”的状态,其中肯定不乏一些“厉害角色”,毕竟徐翔是19岁就被各种势力抢夺的操盘手。

应莹一旦能通过离婚盘活资金,先把朋友们的钱还了也是一种策略。毕竟公开离婚诉讼并主动接受采访,其实也是通过舆论变相施压。

有律师认为徐翔的经营定性为犯罪,那幺查清楚经营的合法性(包括甄别财产性质)应是刑案的处理范围。离婚的民事诉讼中,如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也需要依据刑案的结果,才能处理。

目前,徐翔的90亿元违法收入已罚没,110亿元罚金只扣缴了30亿元。应莹能请求分割的,只是徐翔剩下财产中,经甄别撇去非法所得、他人财产后剩余的那部分。

现在徐翔财产甄别工作都没有完成,应莹所称的50亿元这个数字的真实性还需要核实,以目前的情况看,即便婚能离掉,想要分割大部分财产很难。

不过能分到小部分财产再加上她在鼎晖的股东身份,对于应莹平时的生活和还债来说,也是足够的,或许应莹并没有自己宣称的那幺落魄。

5.

/ 后记/

徐翔的“离婚门”发酵到现在,支持应莹“真想离”的论据也不少,其中让大家深有感触的是:

“徐翔母亲一直要求儿媳找法院申诉、要钱,这也不是应莹能解决的,应莹有些心力交瘁。”

应莹自述,“徐翔出事之后我一直在家养孩子、照顾父母,主要依靠朋友的资助”。虽然徐翔还有着汤臣一品的房子,但是被查封了,应莹和家人只能租房子住。

在徐翔鼎盛时期的市场上,郑素贞、徐柏良、瞿月霞、徐涌良、应莹等账户,都是和徐翔紧密相关的。

其中,郑素贞为徐翔的母亲,徐伯良为徐翔的父亲,而徐涌良为徐伯良的兄弟,即徐翔伯父。

还有一位叫瞿月霞的投资者,总是跟随徐柏良,和徐翔一家一样,瞿月霞也是宁波人,在宁波某医院做医生,外界猜想这位瞿月霞可能是徐翔的婶婶。

几年前,经常可以看见这些名字在市场上追涨杀跌,徐翔的母亲郑素贞还在五年前被称为"股神阿姨"。

但对于应莹来说,只有在长油这只股时,徐翔才肯带她一起,当时还是和徐翔、郑素贞一起全家人杀入。

另外,徐翔公司的股东也都是父母,应莹只占很少一部分,有接近徐翔的人士认为,“很明显他更信任他父母。”

光给家里挣钱不给媳妇挣钱,进去了婆婆还催着媳妇去要钱,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说确实挺难,这幺一来,真想离倒也说得通。

徐翔案的律师曾感慨,人生最重要的是家庭和自由。

但是在游资江湖,人生的一切都不会那幺纯粹和简单,婚姻亦如是。

—end—

相关热词搜索:宁波 营业部

地址:今晚打老虎大街51号

邮箱:163@qq.com   电话:666666

网站标识码:66666666  

刘狼网安备 66666666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