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百科 > 正文

中央增加央企上缴利润 弥补2万亿减税“缺口”

来源:    时间:2019-03-31 16:09:36

在财政支出力度不减的背景下,2万亿减税降费背后造成的财政缺口,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考验,“钱少事多”正在成为地方财政的写照。

两会期间,财政部部长刘昆曾表示,2019年除了适当提高赤字率,中央财政还会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各级财政会盘活各种资金和资产。

对此,一位财政系统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减税降费的2万亿的缺口,一方面会通过增加特定央企和国企上缴利润,初步测算这部分能够增加近1万亿的收入;另一方面政府过紧日子的态度,压缩一般性支出后,开源节流可以缓解财政支出压力。

“尽管央企和国企上缴利润都有一定的比例,但是国有资本收益收取的比例根据经济发展形势,可以做调整。”上述财政人士说。比如像烟草类央企,本来就是专卖,属于垄断行业,增加收取比例也符合政策允许范围。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1556亿元,其中上缴国家财政总额10000.8亿元。

根据《财富中国》的统计,中国烟草利润是所有企业里利润最高的,其利润总额远超四大国有银行和两桶油总和。

记者了解到,财政部2014年发布《关于进一步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的通知》规定,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分为五类:第一类为烟草类央企,上缴红利比例为25%;第二类为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等资源型企业,上缴比例为20%;第三类为钢铁、运输、电子、贸易、施工等一般竞争型企业,上缴比例为15%;第四类为军工、转制科研院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文化企业等,上缴比例为10%;第五类是中储粮、中储棉等政策性企业,免交当年利润。

财政部数据显示,1~2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9104亿元,同比增长7%,较去年全年增速上升0.8个百分点。在稳增长政策诉求下,2019年财政支出节奏进一步加快,1~2月财政支出同比增长14.6%,从支出进度来看,今年前两月已完成全年进度的14.2%,去年同期为13.9%,进度节奏有所提升。

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表示,今年财政收支矛盾确实比较突出,平衡起来难度较大。

她介绍,解决财政收支平衡问题,主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通过统筹收入、赤字和调用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等方式,保持较高支出强度,同时还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安排2.15万亿元,比上年增加8000亿元。

二是精打细算,既要当“铁公鸡”,不该花的钱“一毛不拔”,严格按照中央要求压减一般性支出;也要打好“铁算盘”,把该花的钱花好,花在刀刃上。

上述财政人士分析,从财政部公布的数据看,1~2月份工业生产、消费、进口、地产销售均疲弱,加之4月1日增值税改革正式实施,预计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会进一步放缓,但支出进度却没有放缓的迹象。“随着减税效应逐渐释放,央企和国企利润上缴比例的调整工作也会跟进,预计会在30%左右。”

光大证券宏观团队认为,为弥补支出缺口,预计未来将通过多方面弥补支出,比如盘活存量资金、提升央企上缴利润比例达到30%、金融机构上缴利润等措施。

面对2万亿的减税降费举措,企业的获得感增加了,但伴随着严格征管,中小企业的税负也有可能较之前有所增加。

“中央制定2万亿的减税降费规模,在测算阶段其实并不包含加强征管后增加的税收收入,也就是那些偷税漏税部分,在口径统计上,这部分收入并不在2万亿的减税降费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加强征管和减税降费是财政收支的两个方面,并不能放在一起统计,严格征管是为了营造公平的营商环境,企业只有合规经营才能享受减税利好。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部署,今年减税降费将实施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

对此,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减税降费的规模是其所经历的数次改革中力度空前的一次。“对于2万亿的减税降费规模,我们可以从2018年的财政收入(18多万亿)和2019年预算收入(20多万亿)进行比较,综合来看,这2万亿所占的比重并不小,这必然会倒逼改革。”

高培勇告诉记者,如此大的减费降税必然会在两个方面产生影响:一是压缩支出,二是提速直接税改革。

他认为,减税降费后的亏空总要有渠道来填补,削减政府支出涉及到政府职能的调整,这种调整不是做加法,只能做减法,这是政府职能的重大调整。

在此前多个公开场合,高培勇不断强调税改最重要的工作是提高直接税的比重,而提高直接税在总税收中的比重,也是我国近些年一直在进行,但尚未最终完成的税改大事。

记者了解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完善地方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也明确指出,“十三五”时期,要继续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建立税种科学、结构优化、法律健全、规范公平、征管高效的税收制度。

因此,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优化税收结构,是我国未来财税改革的重要部署与路径方向之一。

高培勇说,减税降费除了压缩支出外,还需要通过增加直接税的办法来填补,直接税的增加意味着中国国民收入分配机制的重大调整,以往我们对国民收入的分配,特别是涉及到政府部门的分配,都是隐性的,看不见摸不着。

“一旦直接税比重增加,国民收入就会显性化和透明化,比如说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等这些以往都是被舆论高度关注,但因为改革难度大,却往往不被看好,然而随着减税降费对改革的倒逼,这些改革可能会提速。”高培勇说。

相关热词搜索:减税 直接税

地址:今晚打老虎大街51号

邮箱:163@qq.com   电话:666666

网站标识码:66666666  

刘狼网安备 6666666666号